hey!这里薏仁。
也可以叫我doom
喜欢安徒生和蒲松龄
做什么都很渣的弃坑大王
微博:我是你薏仁叔叔啊

【丝路组】红偶chapter.3(牵丝戏 设定)

  • 我我我回来了!愚人节快乐哈哈哈

  • 听说要期中考试了

君不见满川红叶,尽是离人眼中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董西厢》

 

王耀回去时怀里紧紧揣着一个熊猫的玩偶,就是橱窗上摆着的那只,亚瑟送的,他很开心。凯撒却显得有些不自在,他很想问王耀为什么会认识亚瑟,王耀其实也很想问,为什么凯瑟会叫海盗先生为亚瑟。

 

然而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。

 

“嘿,王耀,我说……你叫那个英\国佬海盗先生是不是因为他的眉毛,对对对,又粗又长,一看就是个海盗,哈哈哈。所以说……你们原来认识?”凯撒抓了抓头发,说起话来有些不自然。“当然!如果不是海盗先生,我们就会永远分开了!”王耀语气坚定,语速极快,说完好像又意识到了什么,赶忙接着说,“恩,我是说以前。你一不小心把我塞到货物里,去西国的货物,被海盗先生发现了,他很及时地把我带给你了……哦,原来海盗先生叫亚瑟啊……”

 

凯撒的嘴角抽动了两下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他和亚瑟从小就认识了,因为两家的长辈都是来中\国赚钱的商人,他们两个基本上就是从小打到大的,后来凯撒回国了,亚瑟也回国了,从此天各一方。结果就在今年,亚瑟到中\国开了一家玩具店,几个月后,凯撒到中\国开了一家诊所,还是面对面。

 

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南城,王耀和海盗先生也认识,那个时候王耀还是木偶的体格,瓦尔加斯忙的时候,王耀就迈开他的小短腿,跋涉“千里”上贼船,去找海盗先生聊天谈心。

 

回到了祾楼,凯撒拿了一把钥匙给王耀,让他自己回去。对方自然是有一万个不情愿,但当着凯撒的病人的面前不好撒娇,于是就领着熊猫玩偶,鼓着腮帮子出了诊所。

 

走在路上,变天了。乌云如泼墨般掩盖了整个天空,雨一滴一滴地滚落,先是淅淅沥沥,后来就变成了大雨倾盆。王耀没有带伞,但这对他没有丝毫影响,只是走着走着,突然就一阵钻心的疼,王耀直勾勾地愣在原地,感觉身体变得格外僵硬,雨水顺着他的长发滑入衣襟,睫毛微微一颤,打了个激灵,他猛地清醒过来,赶紧加快了步伐,只是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,很勉强。

 

到了凯撒家,王耀取出钥匙,慢慢地开了门,直到那门关上的瞬间,王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匍匐摸索着,爬上沙发,也不顾全身都是湿透,就这么躺在软软的沙发上,一动不动,然后缓缓合上了双眸。

 

到了傍晚,凯撒下班回家,敲了半天的门,却没有人答应,他有些愠怒地从包里摸出钥匙,进门就发现一滩水渍,顺着水渍的痕迹,他的视线转向躺在沙发上脸色苍白的王耀,发现好像不太对,便疾步走到王耀跟前。凯撒推了推王耀,对方的身体没有动,只是逐渐睁开眼睛,凯撒敏感地发现,那动人的琥珀色失去了光彩。“王耀!你怎么了?”凯撒有些害怕,莫名其妙的,从心底偷偷冒出来的恐惧感。王耀动了动嘴,艰难地开口:“把那个木盒……拿过来,我把我的身体……放在里面的……”凯撒立刻会意,奔上二楼,取了盒子送到王耀的面前,然后打开。

 

里面依旧是和王耀一模一样的人偶,只是身体上好像出现了奇怪的暗渍,凯撒用手指轻轻触碰,发现人偶已经如进了水一般的潮湿。“现在,立刻,把我的身体,弄干……然后,我的关节已经失去了灵活性……帮我……”王耀说着,干脆把眼睛闭上了。凯撒去洗手间取出吹风机,调到最大档,轰鸣声中,人偶干了不少,接下来是让关节灵活,该怎么办呢?

 

“额,你们人偶是怎么弄关节的?灵活……灵活……大概是上油吧……什么油呢?”凯撒在王耀面前嘀咕着,然后尴尬地抬眼看着他,“不……不会是润滑油吧。”“咳,咳咳……”王耀老脸一红,下意识地睁开了眼回答,“不用,其实食用油应该就可以了,如果没有油,那洗洁精什么的可以维持一阵子……”

 

凯撒去厨房拿了点油,仔细地用棉签涂在关节上,事毕,王耀舒展了下胫骨,然后从沙发上直起身来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南城雨多,以前在叶阿婆店里一直有除湿器,阿婆对每一个人偶都有保养,检查的习惯,所以王耀安然无事,现在出了店,竟忘了有这么个事情。

 

凯撒也是出了一身冷汗,刚刚看王耀那一副虚弱的样子,他还以为两个人会要就此别过了。

 

冬天要到了,自从那件事之后,凯撒经常一大早趁王耀没醒就出门去诊所,然后王耀就只好一个人乖乖待在家里,他何尝没有试过偷偷跑出去,结果现在南城变化太大,路痴已经完全迷失在了茫茫人流中,最后还是半夜里被警察叔叔发现了才送回家的,还被凯撒批评了一通。

 

凯撒家的斜对面就是北桥,这是王耀唯一还熟悉的古建筑之一,很久很久以前,北桥就在了,没有人会明白,王耀是多么依恋这样一座桥。他闲着的时候就走上北桥,坐在桥栏上,望着河水缓缓流过。

 

树叶已经落光了,南城迎来了较为干燥的季节,王耀穿着厚实的棉袄走上北桥,青石板的街道还是有些湿滑,昨天下过雨,大概是几个月里的最后一场。北桥的石栏格外冰冷,手指轻轻触碰,刺骨的寒便会钻上心头,叫人完全不想靠近。王耀却不以为然,今天晨雾很浓,他就斜过身子,坐在石栏外侧,面对着潺潺流水,眼神迷离,他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铃铛声响,他想起了被封存已久的,从未敢去回味的一些事。

 

那天也是这般看不清远处的凡尘,王耀穿着红色的汉服,脚上系着八个铜铃,使尽全力地向前跑,他的步子很奇怪,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灵的形态出门,但管不了那么多,他飞奔向北桥紧紧抱住那个卷发的外国男人。

 

“啊……耀?哈哈哈,没想到你已经可以成为灵了。小子不错嘛。”

“瓦尔加斯!不要走,求求你……”

“乖,我马上就会回来的。”

“带我走吧……瓦尔加斯,瓦尔加斯!”“不,不要走。”

 

…………

 

“你听说了吗?南城去西国的那辆货船好像遇到暴风雨了!”“哎呀,是吗。真可惜……”

 

“你们说,什么?!”

…………

 

“喂,王耀,你在哪儿干什么?快下来,对着河很危险的!”凯撒回来取东西,远远就看见他坐在桥栏上。

 

思绪被打断,王耀大惊,眼角的泪水还未擦去,恍惚间站起身来却踩了个空,没回过神来,只觉得脖子口凉飕飕的,身子在直线下坠。

 

“耀!”

 

 

  • 这次莫名的短小了,你们将就吃(反正没什么人看x)

  • 下次更新是多少亿年之后呢(摸下巴)


评论(1)
热度(5)

© Mr.Freedom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