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y!这里薏仁。
也可以叫我doom
喜欢安徒生和蒲松龄
做什么都很渣的弃坑大王
微博:我是你薏仁叔叔啊

【丝路组】红偶 chapter.2(牵丝戏 设定)

  • 情人节愉快小伙子们!

  • 吃烧烤吗?

由心到心,本无界,一路绵延,风光无限,终于等到花开的明艳,踏过万里的足印,让我再遇见你。
任千年风沙漫袭,情未息,穿越隔世的梦境,爱如丝绸般飘逸,珍藏你我心里,再度锦绣传递。

——春晚《丝绸之路》 

王耀的手很漂亮,手指修长,指端微红,捏起叉子来手骨构成了完美的造型,他有些生疏地切着牛排,然后又不紧不慢地叉起几条意面送入口中。

 

凯撒情不自禁地盯着他看了一会,脑袋中闪过一个疑惑,便直截了当问道:“喂,我说……王耀,你是木偶,为什么要吃饭?”对方却不急着回答,过了大概一分钟,王耀从袖子里抽出一张手绢胡乱地抹了抹嘴,将刀叉放好,然后淡淡地说:“我这具身体已经脱离了那傀儡,现在你所见到的是傀儡的灵,灵所有人都可以看见,我们同人一样,要吃饭睡觉,有自己的感情……比较明显的差别就是,灵不会轻易死去,但若傀儡损坏了,那灵也很快会消失,而且,灵的记忆很好,就像你们现在的机器,有些事情想忘也忘不了。”

 

凯撒毫无感情地笑了笑,他迷失了判断方向,他是该相信还是不相信?事实就在眼前,一切却不可思议。

 

“叮铃铃——”闹钟响了,响个不停,一下子把凯撒拉回了现实。他看了看手表,已是两点,他要出诊了。西装、领带、皮鞋、白大衣、医疗箱……一切井井有条,“瓦尔加斯,你去哪?”王耀也离开了餐厅,走进洗漱间。“出诊,今天诊所有预约病人”凯撒对着镜子整了整衣衫,刚想离去,长长的白大褂却被王耀揪住,“你等等。”他在梳妆台上拿起一把梳子,然后踮起脚仔细帮凯撒梳理那头浓密的棕色卷发,梳了许久才停下,“那个……能带我一起去吗?反正我在你家里也什么事都没有,会很无聊。”凯撒本能地摇了摇头,却一不小心对上了王耀的双眸。完了,又要上钩了……

 

确实如此,王耀一脸惋惜地望着凯撒,但眼神中多了几分孤独无助,那琥珀流转,宛如荒野中的一点点火光。这个神情,给凯撒灌了一剂迷药,迷糊地让他觉得王耀的眼神十分熟悉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“你去换件衣服再出门吧,别穿着古装就好。”那话语几乎不受控制地从齿缝流出,直到王耀欢欢喜喜地穿着他的毛线衣和牛仔裤出现在他面前时,凯撒才猛然清醒过来。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愚蠢至极的事情,为什么要把陌生人带去上班?

 

穿过北桥,就是南城的中心,天转凉了,北方吹来无尽的寒,风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,王耀的小辫子随着风的方向飞扬起来。两个人肩并肩走在红石砖砌的小路上,一旁汽车飞驰而过,红绿灯闪烁,前方高楼耸立,城市熙攘,有声却似无声,一路他们都没有说话。转辗良久,两人终于在一个小屋前停住脚步,屋前无匾,凯撒指了指说道:“这就是我开的诊所。”“为何没有名字?”王耀转脸看着对方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:“我还没想好……”“祾楼如何,祾在中国代表长寿。”王耀轻轻念着这个字,在凯撒的手背上一笔一划地写了下来,待他写完,凯撒抚住手背,爽朗一笑道:“好名字……”

 

推开玻璃门,斑驳的阳光洒到地板上,屋内有人,一个坐在椅子上的长发小姑娘。听见开门声,她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来,向凯撒微微一笑,红花头饰把粉红色的小脸衬得十分可爱,外人看了不得不说:真是个美人。

 

“唷,大叔,带了个男朋友回来?”小姑娘依旧笑颜如花,嘴中却说出了令人感到不舒服的话语。“林梅梅,你给我住口……”凯撒生气地望着眼前的人,但一旁的王耀不禁疑惑,这个小丫头长得好生眼熟,而且居然没看一眼就知道他是男人。“王耀,你就坐工作台旁边吧,有事我会找你帮忙。”凯撒将医药箱里的东西摆放整齐,然后回头对无所事事的王耀说道,“这个病人叫林梅梅,以后你每次来都会遇见她,她的牙齿有些问题,当然……她的性取向也有点问题。”王耀并没有什么异议,他走上前去客气地打了个招呼:“你好林小姐,我叫王耀。”林梅梅笑着点了点头,继续读起书来。

 

王耀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工作中的凯撒,他快速地套上一副医用手套,戴好一次性口罩,端着一个小铁盘走向正在读书的林梅梅,没好气地说道:“放下你的书,张嘴。”“病人是上帝。”对方嘲讽地回答,然后张开小小的嘴巴,凯撒拿起小型镜子放入她的嘴中观察牙齿,不一会儿便取出镜子摇头道:“林梅梅,你给我说实话,你最近每天吃了多少糖?”“恩……大概,偶尔一两颗吧……”“继续编。”“好好好,我说实话还不成,每天最少四颗。”“最多呢?”“额……八颗。”林梅梅还是微笑,凯撒却要崩溃了,提醒了无数次,这个小姑娘吃糖像嗑药似的,完全停不下来。“你喉咙正在发炎,而且牙齿畸形,还有蛀牙,到最后后悔的是你自己……”凯撒无奈道。

 

沉默半晌,一旁的王耀笑了笑,轻声询问:“梅梅,你以前会经常呕吐吗?”林梅梅摇了摇头,凯撒则一脸看好戏地望着王耀,他又接着说:“那你可以吃些饴糖,甜的中药,清热止咳,只要吃完后认真刷牙什么的就没问题了,下次帮你带些来便是,其他的还是听瓦尔加斯的吧。”

 

“哈哈,还是这个哥哥好,大叔,听见没有。”林梅梅一边提着漱口水朝水盆那边走,一边继续嘲讽凯撒,而对方似乎也并不是很生气,凯撒将目光转向王耀,冰蓝色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,王耀也没有在意,只是抬眼正视着凯撒,然后慢慢伸出手来,微凉的指端碰上了对方的睫毛和眼皮,停留几秒又立即将手收了回来:“像海,不是吗?”他自言自语道,凯撒不知如何接话,便装作没有听见转身回到工作台上整理器具。

 

林梅梅从洗漱台走了回来,朝着不言不语的两人莞尔一笑,然后拎起书向凯撒挥了挥手道:“我在此不过是想讨母亲一个安心,这位……额……王医生的话我记住了,今天就先走了,明天再来拜访。”凯撒点了点头回答:“好的,下次可能就要矫正你的牙齿了,记得带病历卡过来。”林梅梅道了再见就出门了,凯撒完全不明白这个小丫头今天为什么要提早回家,而王耀则颇为感兴趣地望着林梅梅离去的背影,眼底泛出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 

凯撒继续忙着他的活,呼啸着的风偷偷钻进门缝,纯白色的装潢令人感到有些压抑,闪着锋芒的刀具更是添加了一丝寒意,王耀无声地凝视,心中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一闪而过,他连忙收回了目光。“你是中医?”凯撒问道。“不是。”“那你知道的还真不少。”“这些东西是你教我的,准确的说,是很久以前的你”“恩……”他漫不经心地回答,他也从未在意王耀口中所说的那个很久以前的“他”,因为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明白,更没有理解那份心情,“梅梅那个孩子还是少吃糖为好,你千万不可以纵容她。”

 

“好。”王耀轻轻点了点头,默不作响地看着门外。街道上有孩子在嬉戏,有老人在拾荒,有情侣在依偎……诊所的对面是一家玩具店,橱窗上摆着一只胖乎乎的熊猫玩偶。“过些天,我去找人做个招牌,王……”凯撒整理完东西,看见王耀正痴痴地望着外面,他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对面的店铺——APH玩具屋。

 

“去看看吗?”凯撒俯身凑到王耀的耳边轻声说道。“嗯?”王耀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“诶,不太好吧……”,凯撒微笑着回答:“没关系,我的下一位客人要半个小时后才会来,一起去看看好了。”“那太好了!十分感谢!”

 

王耀展开笑颜,这是凯撒见他第一次笑得那么舒畅,没有一点点含蓄和内敛,很自然,琥珀流光,正如太阳一般,如此温和……

 

是因为这久违的亲近熟悉感而开心吗?王耀不知道。凯撒的脸突然有些发烫,恍惚间,两个人就牵着手出去了,也不知道是谁先牵住了对方。直到过了马路,凯撒才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,王耀也没有介意,只是径直走向玩具店,走在后面的凯撒并没有看清他脸上的表情,便默默地跟了上去。

 

“哈哈哈,欢迎光临本绅士的魔法玩具屋~”屋内传来一个磁性的男声,王耀刚要推门的手一下子停在半空中,凯撒也不由的止住了步伐,好熟悉的声音。门被推开,里面走出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人,又是一个外国男人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对格外粗的眉毛,凯撒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人,祖母绿如宝石一般漂亮的眼睛,还有耀人眼球的金色短发,“你是……亚瑟?!”差不多脱口而出。“恩?你不是凯撒吗?!你怎么又回中/国了?”亚瑟也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人高马大的凯撒。

 

“诶?海……海盗先生!”王耀突然喊了一声,路人们纷纷回头张望,他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,震惊地看着亚瑟。

 

  • 要开学了,作业做完了吗

  • 开学前大概会更哒XD

评论(2)
热度(7)

© Mr.Freedom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