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y!这里薏仁。
也可以叫我doom
喜欢安徒生和蒲松龄
做什么都很渣的弃坑大王
微博:我是你薏仁叔叔啊

【丝路组】红偶 chapter.1(牵丝戏 设定)

  • 第一次写同人我好激动XD小学生文笔小伙子们将就看X

  • 我还不确定谁攻谁受

  • 求支持,打滚卖萌后撤~

原来,寂寞时是自己的手指在数脚趾;原来,思念时连呼吸也会肉痛;原来,一个人就是一辈子。

——无名氏

 

又逢雨季,雾里斑驳,上苍眼泪簌簌,世间涟漪片片。

 

相隔十年,物是人非……

 

“妈妈……快看!”路边的孩子一脸好奇地指向坐在石凳上的人,一个外国人。“别去和陌生人讲话。”母亲拽过孩子的手,拉着他向远处走去,那渐渐缩小的背影缓缓渗入薄雾中。

 

外国男子叹了口气,直起身来,望着远处,双眸中的那一抹冰蓝支离破碎,像是一片深渊。他理了理有些蓬乱的棕色短发,提起一旁的白色箱子,转身,走向前方的虚雾。

 

南城位于水乡地区,素来烟雨繁多……几经周折,来回反转,终于,外国人站定在一家小楼前,他痴痴地望着门前木制的门匾,“戏”字镂刻在中央,细腻的笔画被岁月的划痕蚕食,渐渐模糊。

 

“人生如戏唱,还有谁登场,三尺红台,万事入歌吹。”

 

“凯撒.瓦尔加斯先生吗?”风铃声响,一个老妇人推门而出,他回过神来,有些木讷地向对方点了点头。“店里年终剩下的傀儡不多了,先生不嫌弃的话就进来细细挑选吧。”“傀儡?”凯撒一脸不解地问道,妇人先是愣了愣,然后莞尔一笑:“傀儡在西方就是木偶的意思。”他点了点头,迈进小楼之中。

 

阵阵檀香袭来,昏黄的烛火照亮了樟木柜台上摆放的一个个人偶,这些傀儡有不同朝代的服装、发型、饰品,不一样的神情,不一样的动作……琳琅满目,甚至有些缭乱,但在凯撒眼里,她们有一点相同之处,她们都好似真人,她们都好像有一段往事需要诉说……

 

老妇人从内屋走出来,手中捧了一个木盒子,凯撒端详着,这是檀木做的盒子,十分精致,案口的两侧是龙凤呈祥的镂花雕刻,上下边由铜制的莲花扣锁扣住。“这是您父亲的故友让我留给你的,在我这藏了八年有余,现在时辰到了,是时候物归原主了。”妇人笑了笑,将木盒递给了他,他接过盒子,用手细细摩挲着,然后用流畅的中文问道:“这里面也是人偶吗?”“是的,但某种意义上来讲,他与你看到其他的木偶不一样。”“那,它是什么样的?”“抱歉,我没有打开过,故人也未曾告诉过我……”

 

“那好吧……叶女士,我今后也要在南城工作入住了,以后还请多多包涵。”凯撒有一丝惋惜,但还是客气地应和着,对方点了点头回答:“那自然会的,不过不用那么见外,以后叫我阿婆就行。”凯撒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:“好的阿婆,今天天色不早了,我就先回住处了。”话毕,转身,推门而出。

 

风铃再次发出悦耳的响声,叶阿婆的笑容渐渐消逝,取而代之的是严肃。

 

没有那么简单,他,要回来了……

 

从北桥向右转第八家就是凯撒现在的住所——一栋充满中国特色的洋房,他先前就布置好了一些家具,今天加上手里拎着的医疗用品总算是大功告成了。走上二楼卧室,凯撒一下子瘫倒在软软的床上。

 

他太累了,每天都是这样,思考着事业、在别人面前装的文质彬彬、想念已故的家人……然后……然后心中一片空虚,自己回到中国到底有何意义?他在这里的一切回忆不是早就断送在了十年前了吗?为什么要干这些毫无意义的事?

 

时有时无的檀香悠悠飘过,凯撒侧过身子凝视着右手中紧握的木盒,心突然静了下来。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扣住的扣锁,浓郁的香气袭来,凯撒向盒中一瞧,不禁怔住了。

 

盒中平躺着一个傀儡,黑色的长发齐肩,一身红色的汉服如火焰般刺人眼球,脸有些消瘦,但皮肤白中透红,双眼紧闭,眉骨微锁,嘴巴很可爱,双唇薄薄的,不禁让人想要……

 

太像真的人了!而且,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袭上心头,在哪里见过吗?凯撒看得入迷,但他却又有一丝好奇,为什么这个女孩子的头发只齐肩,汉朝的女子不应该蓄着长长的头发吗,是被人剪掉了吗?他猛地摇了摇头,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呢,为什么要为一个木偶关心这么多。

 

天色渐晚,凯撒没有一点点饿意,他将打开的木盒放在床头,然后又躺回床上,南城的路灯昏暗,夜格外静谧,一丝月光打照进来,檀香四溢,凯撒迷迷糊糊的,他想着那个木偶,似乎忘掉了所谓的烦心事,渐渐的,不经意间,他就这么睡着了。

 

灯火葳蕤,思绪明媚。缕缕清风吹来,檀香味慢慢消失,雨不知何时愈下愈大,薄雾再起,世间喧嚣都浸没在了一片雨声中……

 

迂回、轮转,血红落地,木盒,空了……

 

醒来时已经是晌午了,凯撒疲惫不堪地从床上爬起来,窗户没有关,临近冬日,风吹来,冷的透骨,他打了个寒战,顿时清醒几分。阳光在雾里显得格外恍惚,凯撒觉得很不自然,是家里的陈设变了吗?他下意识地看向床头的木盒,然后,猛地愣住了,木盒里的木偶不见了,不是错觉,他走上前去,举起木盒上下颠倒着,并没有找到,于是又在地上察看,除了尘埃,别无收获。他站在原地,仔细回想着昨天的每一个细节,却唯有欣赏木偶的那一段记忆模糊起来,那个木偶长什么样的?好像,忘记了……

 

房门外传来实木地板的挤压声,十分整齐,间隙分明,是谁在外面走动?!凯撒拉开房门,脚步声止住,目光被锁定在一线之间。

 

依然是一袭红装,长发被扎成了一个小辫子随意地摆在胸前,琥珀色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凯撒,像是阳光般耀人,却又又有一丝苦涩,他动了动嘴巴,许久才挤出一个字来:“海……”

 

“你……你是那个人偶?”凯撒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儿,确实,除了体型外,和先前木盒里的傀儡实在是太像了,就连衣服也一模一样。“你说,傀儡吗?恩,我是的哦……”对方面无表情的回答,凯撒诧异至极,同时也完全摸不着头脑,他是人偶?怪兮怪兮!“凯撒.瓦尔加斯……你不认识我吗?”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失落,眉头微锁起来,“对啊,你不可能记得我了……瓦尔加斯,我的名字叫王耀,你记住了,不允许再忘掉。”虽然搞不懂到底怎么回事,凯撒还是礼貌地回答:“哦,好的,王小姐……”

 

“恩?”等等!他说话的声音!

 

“你,是男的?”凯撒也皱起眉头,一脸狐疑地望着王耀,对方转过身去回答:“当然,你以为呢……”一激动,居然没弄清楚他的性别,凯撒虚心地笑了笑,随之而来的是莫名的安静,他望着王耀孤立的背影,才突然想起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。

 

“啊,那么……你到底是谁?你为什么认识我?你是中国人吗?你为什么到我这里来?以后有什么打算?你几岁了?家住哪里?有没有电话?你长得太像人了,到底是不是木偶?”凯撒开口便把疑惑全抛了出来,问到后来连中文也说不清楚了。王耀只是淡淡地笑着耐心听完后竟毫不介意的一个个来回答。

 

“我叫王耀;我出生的时候就认识你了;我是汉人;因为喜欢你,可等了很久……不过终于找到你了;我打算跟着你;大概……记不清了,在木盒子里呆太久了;家吗?就是那个木盒子;电话?叶阿婆用的那种?我没有;我是木偶,是你亲手创造了我。”淡淡的檀木香萦绕,凯撒与王耀两人就这么静静对视着……

 

“抱歉,我真的不认识你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 

尴尬的气氛随之蔓延,凯撒叹了口气,刚想说些什么,却被一个奇怪的声音打断,“咕——”,王耀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肚子,然后吞吞吐吐地说:“呐,我饿了……”凯撒这才想起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,抬头对上王耀可怜兮兮的眼神,双颊一红,无奈道:“你在客厅等着吧,我去做饭……”

  • 不行,最后我还是想啰嗦几句【话唠= =,我我我,什么时候更新真的不确定,噫,大概每次两到三千字吧X文章里有问题欢迎来投诉X

  • 然后……求支持求支持求支持XDDDD

评论
热度(8)

© Mr.Freedom | Powered by LOFTER